俄西多方博弈与有限合作

导读:博弈与合作并存,矛盾与分歧依旧。俄罗斯“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航母开赴地中海,参战叙利亚;美国设在罗马尼亚南部德韦塞卢空军基地的反导系统正式启动;俄美两度就叙利亚停火问题达成的协议因双方分歧沦为一纸空

博弈与合作并存,矛盾与分歧依旧。

俄罗斯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航母开赴地中海,参战叙利亚;美国设在罗马尼亚南部德韦塞卢空军基地的反导系统正式启动;俄美两度就叙利亚停火问题达成的协议因双方分歧沦为一纸空文;艰难重启的俄罗斯-北约理事会机制两次举行大使级会议,终因与会双方的极端不信任而宣告无果而终

即将过去的2016年,从中东的叙利亚、土耳其到中东欧的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国家,俄罗斯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继续上演多方博弈。有媒体甚至称,俄罗斯和西方走向了新冷战。与此同时,也不能不看到,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在一定程度上还保持着对话和接触,并进行了有限合作。

博弈主战场

俄罗斯一直把中东地区视为本国外交的重要舞台,竭力在调停中东各个热点问题的过程中彰显自己的国际影响力。特别是应叙利亚政府要求空袭叙境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目标以来,俄罗斯直接军事干预叙利亚战事,拓展了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被西方国家联手挤压的外交空间。

2016年,错综复杂的叙利亚危机裹挟着各种外部势力的较量继续发酵。而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地区危机中,俄美各有追求目标。

俄罗斯和美国今年达成的第二份叙利亚停火协议仅一周就宣告结束。随着俄美矛盾的不断升级和激化,美国单方面宣布暂停与俄罗斯就叙利亚停火问题进行的谈判,同时搁置与俄方共同打击恐怖分子的军事计划。俄美两国的针锋相对使得叙利亚危机的解决依然遥遥无期。

7月,中东地区大国土耳其突发军事政变,西方国家纷纷在人权问题上向土施压。土耳其方面有人指责美国是这次未遂政变的幕后主使,土美关系趋冷。俄罗斯总统普京捕捉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释放的求和信号并作出积极回应,受俄战机被击落事件影响而几乎全面停滞的俄土关系回暖并持续升温。

在3个月之内,化敌为友的普京和埃尔多安实现互访。在两国元首的见证下,俄土双方于伊斯坦布尔签署了关于合作修建连接俄罗斯和欧洲的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项目协议。

在近年来俄罗斯和乌克兰时常因过境天然气价格问题而闹得不可开交的背景下,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建设不仅具有极大的市场价值,还将发挥独特的战略制衡作用。分析人士指出,此举既可降低俄罗斯输欧天然气受乌克兰因素的影响,同时还可提升其对欧洲能源市场的影响力乃至控制力。

反导与东扩之争

2016年,北约在中东欧地区的反导系统建设取得重大进展。美国设在罗马尼亚的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正式投入运行,设在波兰的陆基宙斯盾反导基地同时开工,预计将在2018年建成。北约进一步扩容,向黑山敞开大门。北约华沙峰会出台一系列威慑俄罗斯的措施,其中包括在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部署多国部队。北约在反导和东扩问题上继续对俄罗斯围追堵截、步步紧逼直至屡屡触碰俄罗斯的红线。

作为回应,俄罗斯宣布在濒临波罗的海的俄飞地加里宁格勒州部署S-400防空导弹系统和攻击地面目标的伊斯坎德尔-M导弹。同时,俄军方还决定增强南部军区和西部军区军力,用于对抗北约在俄罗斯边界国家的军事部署。

此外,尽管乌克兰危机看似逐渐退出了公众视野的焦点,不过远未到可以终结的时候。德国与法国继续致力于推动俄乌两国落实新明斯克协议,然而诺曼底模式会谈至今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美欧六个主要西方国家一致决定延长对俄制裁。

围绕着乌克兰东部地区的特殊地位这个关键性问题,俄乌依然互不退让。俄罗斯坚持要求乌克兰政府与东部武装协商制定特殊地位法,而乌执政当局坚称这一问题根本就没有协商余地。专家分析认为,如果俄乌两国无法弥合这个根本性分歧,那么乌克兰政府与东部武装就连起码的协商基础都还无从谈起。

无论是中东欧地区军事对峙的强化,还是乌克兰问题的僵局难破,从本质上来说,在这一地区的博弈与反导和北约东扩之争有联系。

其实,当年在北约实施东扩之初,俄罗斯国内各界对此曾经存在不同意见。当时向西方靠拢的自由派人士甚至一度希望俄罗斯也加入北约。时过境迁,随着北约东扩的不断推进,俄罗斯明显感到自己的战略空间受到挤压、国家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俄罗斯的立场也变得越来越明晰并趋于强硬。

不确定性和可预见性

明年初,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入主白宫。特朗普与普京都不同程度地相互表示了好感。美国新政府能否像普京所希望的那样与俄罗斯开展基于平等、相互尊重和互不干涉内政原则的对话引人关注。

毕竟,诸如当选后要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等承诺只是特朗普在特定时期的竞选语言而已,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在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美国总统之后,也许就该换一种语言说话了。

反观以往的几届美国总统,从克林顿到小布什再到奥巴马,在当选之时都曾不同程度地对发展与俄关系表达了信心,可最终又都不得不在极度的失望之中放弃重启两国关系的努力。特朗普这位白宫新掌门到底将如何与普京过招,也只有在他真正当家之后才可能趋于明朗。

当然,尽管俄罗斯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关系目前还处于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但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应对欧洲难民危机、维护网络安全与核不扩散等问题上,双方都将不可避免地进行磋商与合作。

可以预见的是,在涉及国家根本利益的时候,美国无法接受有朝一日与俄罗斯平起平坐。而这势必将与俄罗斯谋求重返世界一流大国地位的宗旨发生冲突。最新版的《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构想》就直言不讳地指出,俄罗斯不会容忍军事、政治、经济等任何形式的压力。

可以看出,俄罗斯将继续其谋求重新架构欧洲安全体系的努力。由于存在着一些几乎不可调和的结构性矛盾,西方国家从来就不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也从来就不曾准备真正接纳俄罗斯。

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关系将继续呈起伏不定状态,并可能产生新的矛盾和风波,不排除由此引发激烈碰撞的可能。(董龙江)